湖北11选5推荐
浙新辦[2010]32號
浙江工人日報社 主辦
溝通熱線:0571-88851111
電子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采訪中心:0571-81110583
報紙編輯部:0571-81916093
事業發展部:0571-89937119
首 頁 | 工 會 | 企 業 | 人 物 | 維 權 | 人 文 | 民 生 | 人 間 | 視 覺
您現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報網  >   正文

老家的土灶


2019年03月20日 02:29   來源:浙江工人日報   作者:厲守龍
 

  因為舊村改造,老屋很快就要拆除,不久前,我約了弟妹三人特地到老家東璜山,去清理與已故父母共同生活過的那間老宅子。

  當看到墻旮旯里的那只蒙著厚厚蓬塵、黑不溜秋的土灶時,心里頓生憐愛之情。須知,當時它給我們帶來了多少歡樂。如今,它像一個垂暮的老人,心灰意冷,似乎早被人遺忘。此時此刻,兒時與土灶有關的片段又重現在眼前。

  我家砌的是“三眼灶”,即設有大、中、小三個灶,大的用來煮豬食,中的用來燒飯燒粥,小的用來炒菜。因為自己是長子,常要利用課后、假日,幫大人燒飯、煮豬食等,所以,對燒柴的土灶還是很了解的。如,平時燒火做飯,一旦柴草不夠干時,總要用火筒去吹,被煙熏得淚流滿面,嗆得直打咳是常事。早先的土灶特耗柴草,被村人戲謔為“老虎灶”,后經過改良建成省柴灶,但終究還是離不開柴禾。其時,因為砍柴不易,母親常叮囑我,要省著用柴,并手把手教我“爐膛清空,小把進柴”等辦法。我如法炮制,效果不錯。從這以后,我便養成了勤儉節約的習慣,并受益終身。

  小時候的冬天特別冷,我們兄妹三人總會和父母一起圍著土灶吃飯,仿佛是個盛大的儀式。炭火和柴草混合的氣味不管怎樣刺鼻,我們都顯得很“歡慶”。待母親涮完鍋碗,在煤油燈下縫縫補補,父親便將爐膛里尚存的炭火迅速退到一只偌大的火缽里,并再從炭盆里倒出一些木炭,讓我們兄妹暖身。于是,我們有說有笑,圍著火缽盡享天倫。

  在缺肉少油的歲月里,我們三個“小不點”總感到吃不大飽。在快要熄滅的火缽里,放上三四個小番薯或小毛芋,待小木棒翻過兩三次后,“美食”就成了。我們先讓父母嘗,他們總是說:“我們吃飽了,你們是長身體的時候,你們吃。”有時還不過癮,就再煨一兩個玉米棒子,火候掌控得不好,不是煨焦,就是夾生。但我們不管這個,還搶著“品嘗”,連說:“好吃好吃。”

  到了臘月末,與灶臺打交道則越發頻繁了。因為此時,學校也放假了。我和弟妹自然而然地加入到了協助置辦年貨的隊列:殺年豬、切年糖、做年豆腐等。而完成這些,都離不開一個“燒”字。本來常常扮演打下手的“火頭軍”的我,這個時候,往往要“晉升”成母親的助理。因為母親年邁體弱,像站著一連炒十幾鍋米胖這樣的活兒,就會顯得力不從心。于是,我便義不容辭地從母親手里接過蘆穄帚(即用高粱殼做成的帚子)。炒米胖既是力氣活,又是個技術活,需要熟練地掌控好火候。所以,在一旁指導著我的母親,隨時還要指揮接替我燒火的弟弟或妹妹。而父親呢,則忙著取柴、供柴、提東西等。

  而一到除夕夜,更是親情交匯的高峰,也便是土灶最忙的時候。首先,母親把燒得熟透了的豬頭,從大鍋里撈起來供奉在桌子上。豬尾巴含在豬唇里,代表全豬。將豬頭送上谷祠敬過神,母親才動手砍豬頭。接著,一家大小圍在一年難得豐盛的餐桌旁,津津有味地吃起年夜飯……

  “阿哥,看著你邊干活邊緊盯著土灶,是不是又在想我們小時候在這里的那些趣事了?”

  妹妹的發問,把我從沉思中拉了回來。

  我應聲道:“是呀,我們三兄妹已與土灶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”

  “可惜,我們都用不著它了。這不,現在我們各自的小家庭,都是煤氣唱主角,電器當配角,接下來還要普及天然氣,這土灶連當群眾演員的機會都沒有了。”弟弟不無詼諧地說。

  是呀,土灶是我們快活的使者、成長的驛站,也是家的溫暖、親情所在……這一切,怎么抹也抹不去。

責任編輯:林化 

相關內容
廣告聯系 | 關于我們 | 法律聲明 | 投訴建議
浙江工人日報網版權所有 ©c2008 浙ICP備05017986號    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9466號
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舉報中心投訴電話:0571-88901234  手機短信:18806501498  傳真電話:0571-85175125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
湖北11选5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