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11选5推荐
浙新辦[2010]32號
浙江工人日報社 主辦
溝通熱線:0571-88851111
電子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采訪中心:0571-81110583
報紙編輯部:0571-81916093
事業發展部:0571-89937119
首 頁 | 工 會 | 企 業 | 人 物 | 維 權 | 人 文 | 民 生 | 人 間 | 視 覺
您現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報網  >   正文

清明時節雨紛紛


2019年03月26日 03:01   來源:浙江工人日報   作者:河流
 

  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。”這不僅是對我國清明時節所有祭奠人的生動描繪,也是對我每年清明回家時的真實寫照。每每這一天,我都會去父母的墳前燒一炷香,磕三個響頭并獻上一束鮮花,然后流著熱淚告知父母在天之靈:“老爸老媽,我又來看你們了……”

  父母在世時,是典型的嚴父慈母。

  父親文化不高,兩年私塾而已。但父親性格固執,從來是說一不二,是家里絕對權威。無論事情對錯,他都不許小孩頂嘴申辯,申辯那就是犟嘴,犟嘴是要受到懲罰的。這懲罰嘛,不是“笠殼子”就是“條刷芽子”。

  所謂“笠殼子”,長沙方言就是用食指收攏敲腦袋;而“條刷芽子”則是抽幾枝掃地用的小竹條扎在一起抽屁股。打在屁股上那個疼喲,既不傷筋動骨又鉆心的痛,可厲害了。

  也許,正是這種“棒子下面出好人”的教育方式,讓我們兄弟姊妹這輩子都受益匪淺。盡管父親簡單粗暴,卻養成了我們兄弟姊妹凡事都有輕有重,有較好的“自律性”,從小就知道“好自為之”是最佳選擇。

  母親劉氏,讀過高小。外祖父是位碼頭工人,在母親一歲時就離世了。由于家里失去了頂梁柱,母親高小沒讀完就輟了學,一直跟著外婆,熬到16歲就嫁給了我父親。

  母親受過的苦可不少。我聽得最多的一件事是:1938年抗戰時期,國民黨當局為阻擊日寇侵犯,采用了“焦土政策”,一場大火把整個長沙搞得妻離子散、雞犬不寧。那時我家就住在長沙城南路49號,而那場大火用母親的話來說:“全家被燒得連黃篾筷子都沒有一雙。”

  一貧如洗,日子怎么過?

  沒有辦法,母親只得帶著奶奶和年幼的大哥四處流浪,滿世界去找漂泊在外的父親。先后經衡陽,到桂林,過獨山、穿麻尾,最后歷盡千辛萬苦才于一年半后,在昆明西南運輸處找到開車的父親。

  漂泊的日子不好過,不堪流離顛沛的奶奶也于1940年3月病逝在去昆明的路上。直到全國解放后,一家人才又回到故鄉長沙鄉下老家。

  母親善于勤儉持家,也喜歡講故事。無非是她所經歷過的一些生活片段和憶苦思甜,僅此而已。盡管有些故事我們耳朵都聽得起了繭,但聽完之后還是會被感動得一塌糊涂,立即把攢了好久的幾毛“壓歲錢”全部上交給母親。

  當然,也正是由于這些憶苦思甜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,養成了我們兄弟姊妹從上至下一輩子都非常省吃儉用,都有勤儉節約的好習慣。

  隨著國家的富強,家里的日子也越來越好,而母親開心的事情也不少。其中最讓她開心和得意的就是剛解放土改那陣,她光榮地當選上了鄉里的“婦代委員”。每次一說到這些,她心里就會充溢著滿滿的自豪感。

  我是家里最后一個離開父母的,因此得到的父愛母愛也是最多的。記得30歲那年生日,母親還一定要父親提著一只老母雞,去小縣城看已經參加工作的我。這在眾兄弟姊妹中是很少有的,也讓我終生難忘。而后當她們老了需要我的時候,我卻沒能很好盡到自己的孝心。除每年過年回家一趟外,平時很少照料。即使是在2012年母親仙逝時,我都遲到一天沒能最后送終。聽姐姐說,母親臨終前一直在呼喚著我的小名,然而,等到的只是我晚到的淚水。那悔恨的淚水,也一直在我心靈深處流淌。

  多年來,我一直在愧疚。鑒于父母已不在,現在逢年過節我連自己那個老窩都很少回了,但每年有一件事必須要辦:無論時間和條件怎樣,清明祭掃卻是風雨無阻,必去故地天安公墓祭奠父母雙親。在墓前燒一炷香,以示我深深地愧歉與惦念。

  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。”欲問斷魂者誰?我也!

責任編輯:林化 

相關內容
廣告聯系 | 關于我們 | 法律聲明 | 投訴建議
浙江工人日報網版權所有 ©c2008 浙ICP備05017986號    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9466號
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舉報中心投訴電話:0571-88901234  手機短信:18806501498  傳真電話:0571-85175125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
湖北11选5推荐